投中網
投中網APP
  • iOS App

  • Android App

公眾號矩陣
  • 超越J曲線

  • 偏見實驗室

  • 氫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識

  • Proptech研習社

  • 東四十條資本

  • 投中網

投稿 搜索
登錄 | 注冊
投中網  >  資本市場  >  正文

IPO模式要過時?這位頂級風險投資人開始癡迷直接上市

獵云網   |   羅彬杰
2019-10-10 08:53:52

迄今為止,Spotify和Slack是僅有的兩家值得注意的直接上市公司,預計Airbnb明年也會采取這一做法。

在結束了Uber董事會混亂的兩年之后,Bill Gurley現在正在進行一場不同尋常的改革。

自從他上個月在采訪中把IPO過程描述為硅谷的一個“壞笑話”以來,這位風險投資家的Twitter信息和公眾評論主要集中在推動直接上市上,將其作為一種現代且保本的方式,而非典型的首次公開募股。

Gurley表示,IPO是送給華爾街銀行的一份禮物,它們可以親自挑選新的投資者,并向他們提供硅谷這個閃亮新目標的股份。由于首日上市的內在漲幅,這些股份的折價幅度相當大。這些銀行在這一過程中獲得了不錯的報酬,但更重要的是,它們往往能以IPO價格購買數千萬美元的股票,并在股票價格上漲時立即獲得巨額收益。

本周,Gurley召集了100多名晚期民營科技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以及另外200多名首席財務官、風險資本家和基金經理,在舊金山舉辦了一場只有受邀者才能參加的活動,活動名為“直接上市:比IPO更簡單、更好的選擇”。

Gurley作為風險投資公司Benchmark的合伙人,在周四在瀏覽研討會的幻燈片時,與CNBC的后續聊天中說:“大多數人都害怕銀行的強烈反應,所以他們不敢說出來。而我正處在一個可以應對這些棘手問題的職業生涯階段。”

但是這些公司是怎么想的呢?

Gurley知道,故事還有另一面。

今年,Zoom和CrowdStrike這兩家商業軟件公司進行了聲勢浩大的IPO。如果你和任何接近這兩家公司的人聊一聊,你會聽到人們對這兩家公司IPO的好評如潮。

Zoom是一家頗受歡迎的視頻會議服務公司,自4月份上市以來,該公司的現金和有價證券頭寸增加了三倍多,達到7.3億美元以上。云安全供應商CrowdStrike也是如此,其營收超過8.25億美元。沒錯,這兩家公司在股價飆升超過70%后都留下了數億美元的潛在資金,但它們的財務狀況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好得多,而且它們的風險敞口大幅增加,幫助它們吸引了大量新客戶。

Zoom的首席財務官Kelly Steckelberg在郵件中表示,Zoom“在金融界獲得了更多的關注”,甚至從幾家IPO銀行那里獲得了業務,她說這些銀行“正在試用Zoom,或者已經對其進行了標準化”, 正式用于其視頻會議。

Zoom在上月發布的季度收益報告中說,員工人數在10人以上的客戶數量已經達到66300家,較上年同期增長78%,較IPO前增長31%。這可謂是一大筆持續性收入。

CrowdStrike首席執行官George Kurtz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公司的IPO讓它的品牌在這個“非常嘈雜的空間”獲得了更多關注,并讓它得以“在更廣闊的舞臺上展示我們的做法和方式,尤其是在國際舞臺上。”

至于直接上市,Steckelberg說這個過程“還沒有被證實”,而Kurtz說,“我們認為這個模式對我們有用,我們對結果很滿意。”

這一切都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如果那些本應在IPO過程中被壓榨得最慘的公司卻沒有抱怨,反而相當滿意,那么問題出哪里呢?

Gurley說:“我毫不懷疑,那些剛剛完成了人生中最大的一筆交易和最重要的金融事件的人,會以這種方式回答我的問題。我認為以短期為導向不是看待金融市場的正確方式。"

Gurley是怎么一路走過來的

長期以來,Gurley一直對IPO過程和頂級投資銀行家為熱門公司提供資金的做法持批評態度。但他對直接上市的癡迷則是一件新鮮事。

Spotify去年率先采用了這種模式,由曾擔任Netflix首席財務官的首席財務官 Barry McCarthy領導。但Gurley和Benchmark并沒有給予極大的關注——該公司是Uber最大的支持者之一,但其直到今年7月才在這家經常陷入困境的叫車服務公司的董事會中占有一席之地。

今年6月,Slack成為第二家直接上市的公司,Gurley說他就是從那時起開始關注這一問題的。大型IPO空前火爆,5月份的Beyond Meat IPO飆升了163%。Gurley注意到其中帶來的利益越來越多,于是他開始研究直接目錄,并與McCarthy進行相關的交談。

一個重要的結論是:公司不能上市不存在技術上的原因。這項技術早已經存在。公司可以直接進入股票交易所,而股票價格由標準的市場匹配過程決定。

“幾乎所有其他金融資產(整個債券市場)都采用基于市場的定價。” Gurley回復稱。

以下是一些數據的討論。佛羅里達大學的IPO專家和商學教授Jay Ritter向Gurley提供的數據顯示,過去10年里,占主導地位的高盛和摩根士丹利這兩家銀行對交易的低估程度最高,分別為33.5%和29.2%。從1980年到2018年,低價交易讓公司損失了1654億美元。到2019年為止,這個數字大約達到了60億美元。

Gurley說:“情況越來越糟了”。而原因很簡單。

投資銀行有一種商業動機,會向共同基金公司和大型對沖基金等買家提供一筆交易,這樣他們就可以指望這些投資者在未來(或許不那么吸引人的)發行股票。將費用、定價過低和承銷商購買的打折股票加起來,公司要為籌集的資金支付40%以上。為此,他們獲得了一些積極的營銷成果。

風險投資人兼Slack董事會成員Chamath Palihapitiya表示,高成長科技企業IPO的資本成本高于在"朝鮮、伊朗或委內瑞拉"的成本。

此前,Gurley表示他已經召集了25家頂級風險投資公司來支持這項活動。他會見了紅杉資本的Mike Moritz。Moritz是谷歌、雅虎和貝寶的早期支持者。他甚至和安山霍洛維茨基金的人待在一起——考慮到馬克·安山此前曾評價Gurley 說:“我受不了他。如果你看過《宋飛正傳》,Bill Gurley就是我的紐曼(宋飛的對手)。”

Gurley表示,他此次風險投資會議的結果是:“所有人都提供了資金支持”。

未來的挑戰

直接上市模式在開始從IPO中獲取真正的市場份額之前,仍面臨許多挑戰。

首先,在直接上市中,目前沒有辦法籌集現金——這是許多公司上市的主要原因。在公司成立之初,現有股東可以在公開市場上自動出售股票,但公司不會發行新股。

Gurley表示,目前的解決辦法是利用萊瑟姆-沃特金斯律師事務所編制的投資意向書,進行一輪上市前融資。他表示,包括大型私人股本公司和已經在進行私人融資的基金管理公司在內的40家后期公司,都對參與此次融資表現出了興趣。

另一個障礙是原有IPO的現實有效性。盡管IPO過程可能存在缺陷,但事實證明,這一過程幾十年來一直行之有效。迄今為止,Spotify和Slack是僅有的兩家值得注意的直接上市公司,預計Airbnb明年也會采取這一做法。這三家公司都擁有知名品牌,而且它們的股票已經有了足夠的二次銷售,足以確定一個大致的市場價格。而在等待IPO的公司中,具備這些特質的公司并不多見。

此外,沒有人會慶祝Spotify和Slack在公開市場上的表現。Spotify的股價較去年的參考價格下跌了12%,Slack的股價較26美元的參考價格下跌了約4%,隨著科技股大盤的下跌而下跌。雖然這兩家公司避免了股權稀釋,為創始人和員工保留了更多的股票,但很明顯,私人投資者對它們的估值完全高了,甚至可能過高了。

盡管如此,Gurley說,他還是從一些創始人那里聽說,他們計劃在時機成熟時尋求直接上市。Spotify和Slack的團隊正在提供他們的“如何實施”的相關建議,他轉發了兩封電子郵件,一封來自一位風險投資家,另一封來自一位創始人,指出了這場運動背后的勢頭。

“這真是令人大開眼界,令人震驚,”這位創始人寫道。最具啟發性的是“股權的分配會被直接引導到親近之人,而不是最高出價者手中。這看起來簡直就是犯罪和欺騙,更不用說瘋狂了。”

網站編輯: 齊巖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竞彩足球专家预测